麻雀ox

麻雀是我真正的圈名【。
虽然应该不会有人知道【。
但是我还是提一下【。

【主白魏】大学末日恋爱法则⑨

主白月光×魏护士,有一定分量的撒德巴乘何猜想。

——————————————————————————

  “……”

  空气瞬间变得安静,那些咀嚼声和惨叫声一并消失,世界上似乎只剩下了白月光和魏护士两个人。

  你,为什么,总是,让自己,这么危险!

  在担心我吗?白月光把枪插进腰带里,他想抱魏护士,想吻他,想抚摸他,一寸一寸,和从前一样,魏护士每一处的敏感点白月光都清清楚楚。

  但是不行。

  白月光难得冷淡地留给魏护士一个背影,低沉的嗓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反对无效。”

  为什么让自己这么危险吗?

  白月光把锁打开后扔在了地上,实心的铜制工具砸在地上,那是大战一触即发的信号,白月光的目光黏在了门把上,除了魏护士,其余人都已经站在了白月光的身后。

  “小结巴,你真的想知道我为什么总是让自己这么危险吗?”

  白月光突然转身走到魏护士的面前,强硬地将他拉到天台门口,站在自己的身后,随后将那把M1911抽出来,肆意地笑了起来。

  下一秒,他把门打开了,一只在楼梯间缓慢移动的丧尸在看到活人出现的瞬间,疯子一样的拖动千疮百孔的身体朝天台移动,还是温热的内脏从身体的破洞中掉落,“噗”的一声被踩成肉泥后丢弃在一旁,魏护士瞪大眼睛,拼了命想要把门关上,而白月光则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挡着门不让魏护士关上,看着丧尸就像看着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子。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白月光缓缓举起了枪,枪膛里早就装满了铅制的bb弹,丧尸开始爬上阶梯,白月光打开了保险栓:“原因很简单,如果陷入危险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一步,一步,通往天台的阶梯没有几个,丧尸伸出的手几乎要碰到了白月光的枪口,魏护士觉得白月光是疯了,他为什么还不开枪!他想死吗!魏护士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白月光被丧尸攻击,既然白月光不开枪,那就他来!

  “等一下。”何猜想拦住了魏护士,轻声细语地安抚他:“你要相信小白。”

  白月光的手指才刚触碰到扳机,丧尸血肉模糊的脸已经近在眼前,腥臭的风迎面吹来,只要白月光继续站着不动,丧尸就能咬伤他的手腕。

  “砰!”

  枪响了,子弹从丧尸的正面打入,在后脑勺破开一个大口子,毫无用处的大脑被打得稀烂,粉白色的脑浆喷射在楼梯上,面无表情的白月光这时候就有着近似于冷酷的帅气,枪声很响,他不知道有没有丧尸或者幸存者被吸引过来,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魏护士焦急的表情被吓得凝固在脸上,半举着木棍,有些滑稽,白月光转过头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越过何猜想从呆愣的人那儿偷了一个吻,把剩下的话说了出来:“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

有一点不好的消息,最近学校里比较忙,所以更新会不定期了,对不起_(:з)∠)_

【主白魏】大学末日恋爱法则⑧

主白月光×魏护士,有一定分量的撒德巴×何猜想。

——————————————————————————

  “保送兄弟”对眼前的景象简直是叹为观止,一旁的鬼维修早就扑进去“寻宝”了,她要畅游在扫帚柄的海洋里无法自拔。

  “你也挺有耐心啊,这么多杂七杂八的。”撒德巴走过去,随手掂起一把扫帚来,脚下一用力,扫帚尾部的塑料壳粉身碎骨,留下一根完整的金属长管握在手里,他大幅度挥了两下,不沉,击打能力也比较强,是一件趁手的武器。

  何猜想的力气比撒德巴小一点,不过举着扫帚柄也是绰绰有余,撒德巴又踩碎了一把扫帚,拎着两根金属棍宣称他和何猜想有武器了,让白月光他们赶紧找。

  “我要这个!”鬼维修从杂物堆里伸出一只手,抓着一根棒球棍晃来晃去,眼尖的白月光辨认出棍身上有几个烫金的字——“MG棒球队,甄能打”。

  哦,就那个姓甄的啊。白月光不舒服的移开了目光,那人没事就欺负魏护士,要不是被教训过,还不知道要做到什么地步呢,垃圾一个。

  “你要就给你了。”白月光松开魏护士,走到杂物堆的角落里,那里躺着一把半新的仿真手枪,制作很精良,白月光把玩着仿真枪,灵活到让人怀疑这把枪是不是吸附在他手上的,魏护士等白月光走近了以后,一眼认出了那把枪是M1911,1911年开始生产的那款,白月光在玩射击游戏的时候就喜欢用这把枪,说又帅又好用。

  “这把M1911是我的宝贝啊,大概是话剧社留下来的。”白月光从口袋里拿出两枚弹匣和两罐bb弹,“这些东西够我用了,这枪居然有个小口能装bb弹,制作者是个狠人。”

  在MG大学里,白月光的射击水平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隔壁那家游戏厅里的街机,只要是和射击相关的,那就是白月光的专场,“百发百中”一点也不夸大其词,而且他的反应也快,久而久之就有了无人能敌的名号。

  五个人里的四个人都已经选好了武器,就差魏护士了,但是别看魏护士人高马大的,一米八三的身高,其实胆子小得很,为人也和善,最擅长的就是医疗方面的事儿,对药物的了解程度和包扎的熟练程度令人发指,相对的,打架动手之类的他根本不在行,一定要说的话,唯一的优点就是可以和白月光相媲美的反应能力,闪避EX。

  “你用这个吧,然后把这个带上。”

  白月光递给他一根挺长的木棍,看样子是从拖把上拆下来的,又塞给他一个急救箱,魏护士有些别扭地收下了,就像他很了解白月光一样,白月光同样也很了解他,现在在这个团队里,他的定位只能是一个偶尔平A两下的奶妈,白月光给他的装备是正好的,所以他才别扭——明明都分开这么久了,相处模式还是像以前一样的默契,这到底算什么?

  “现在所有人都有武器了吧。”白月光又双叒叕把魏护士的肩膀搂住,在这个情况下,只有经常玩设计冒险动作类游戏的白月光最适合分配任务,“这样,我说一下过一会儿我们下去的时候每个人的位置。”

  “我走最前面,有枪比较方便开路,小结……魏护士你走在我后面,这样不容易出事,何老师和老撒走在中间,你们两个的战力不强,但好歹动手干脆,鬼维修断后,你是除了我以外最能打的一个,见到丧尸敲就完事儿了。姑且是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不要。”

  “什么?”

  “我,我,不要你,走最前面!你,为什么,总是,让自己,这么危险!”魏护士红着眼眶,粉色的嘴唇被咬得没了血色,木棍被攥得“嘎吱”响,白月光以为他为什么要提分手?就是因为他每次都把再严重的伤都藏着掖着,每次都做一些特别危险的事,每次都让自己担心的要命还打哈哈糊弄过去,每次……!

——————————————————————————

拖了好几章终于要开始打丧尸了【_(:з)∠)_】

放心吧护理专业人挺多的,他们在这儿聊一天都不会有丧尸爬上来的【_(:з)∠)_】

感觉很对不起你们【_(:з)∠)_】

猴年马月能糊完的封面【我真废

【主白魏】大学末日恋爱法则⑦

主白月光×魏护士,有一定分量的撒德巴×何猜想。

——————————————————————————

  “可是汽修班不是出去上实践课了吗?”白月光提出了合理的质疑,“鬼维修怎么会回来?”

  何猜想被撒德巴死死护在身后,只能探出一个头来观察事情走向,魏护士一只手已经放在锁上面了,钥匙被白月光收起来了,放在外套口袋里,门外鬼维修的求救声还没停,魏护士急得面红耳赤的,说话也不结巴了,伸手问白月光拿钥匙,白月光迟疑着,没有给。

  “要是她不是鬼维修,或者被咬了呢?”

  “她就是鬼维修!被咬了就再说!”

  这句话砸到白月光心上留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魏护士是铁了心要放鬼维修进来,一把锁被扯得“咣咣”响,白月光向撒德巴两个人征求意见,结果是点头。

  “白月光!”

  “行了,你退后。”

  白月光皱着眉头,走到天台门前把魏护士拉到边上,拿出钥匙开了锁,还没等门被彻底打开,一道蓝色的身影迅速闪了进来,就在眨眼之间,天台门又重新被关上了,魏护士最先反应过来,赶紧拿过白月光手里的锁扣在门上,天台又一次变得封闭。

  鬼维修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着气,身上那套蓝色的工作服沾满了机油,带着粗布手套的手还握着一把扳手,银色的金属制品上面有着大量红白相间的粘稠液体。

  魏护士大步流星地走过去,一下一下给鬼维修顺气,神情是止不住的担忧:“鬼鬼!没,没事吧!受,受伤,了吗?”

  “没事没事!”鬼维修挺起身来,白月光这才看清楚,不只是衣服和扳手,鬼维修的脸上也都是血,几乎让人看不清她的五官,也无法判断她到底有没有受伤。

  撒德巴和白月光有一样的担心,抢先一步问出口:“鬼鬼,你在上来的时候,遇到丧尸了没?”

  “你是说那个四处咬人的怪物吗?遇到了啊!他居然直接朝我扑过来了!吓死人!”鬼维修说完,还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那张缺了眼睛的大脸实在是太恶心了。

  “那你被咬了吗?!”

  “这倒没有。”鬼维修扬了扬扳手,“我是回来拿工具的,就用这个把他脑袋敲爆了,我也没有用很大力气,没想到一下子就爆开了,像一颗熟透的西瓜一样,喷了我一身!你们看!”

  众人听到鬼维修没有被咬后都松了一口气,但下一秒就想到丧尸的脑袋像西瓜的比喻,纷纷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白月光率先表态:“我以后都不会碰西瓜了。”

  何猜想去房间里拿了一包薯片给鬼维修,五个人围坐在一起,继续讨论出逃方案,根据刚才鬼维修的描述,丧尸第一个放上台面的弱点是头部,或者说是大脑,也就是说明,即使他们变为了行尸走肉,也是逃脱不了脑死亡的,而且他们的头部很脆弱,这就为接下来的行动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可是现在有武器的只有鬼维修一个人,我们不可能赤手空拳冲下去吧?”何猜想有些头痛,虽然白月光在天台上囤积了不少食物和水,但是五个人能撑多久呢?自己和撒德巴饭量小还好说,白月光、魏护士还有鬼维修都是小孩子,肯定很快就会消耗完的,到那时候就会来不及了。

  “不,不会的。”魏护士突然站起来,手指着那间粮仓的方向,“那边,本,本来是杂物,杂物间,所,所以白月光肯定会……”

  白月光也跟着站了起来,手臂一伸,搂住魏护士的肩膀,心里感叹最了解自己果然还是这个小结巴,接着魏护士话说了下去:“所以我肯定会把那边的东西理出来,换句话说……”

  他们走到粮仓背面,那里堆着满满的扫帚拖把棒球棍等杂物,白月光的手臂还搭在魏护士肩上,得意地朝那堆东西歪歪头。

  “换句话说,武器我们要多少有多少,我说过,这里是我的地方。”

——————————————————————————

如果各位觉得节奏拖沓或者人物超级ooc一定要和我说嗷!

【主白魏】大学末日恋爱法则⑥

主白月光×魏护士,有一定分量的撒德巴×何猜想。

——————————————————————————

  “哎哟喂……可腻歪死我了……”

  撒·气氛终结者·德巴突然酸不拉几地说了一句,一边说还一边把何猜想往自己这儿拉,美名其曰离当代大学生情侣远一点,实际上就是想趁机抱着何猜想。

  白月光对此感到不屑并翻了一个白眼,还没开口嘲讽几句,怀里的魏护士倒是先挣脱出来,红着脸给自己讨清白:“没,没,没有!我俩,早,早就分手,分,分手了……”

  哦豁,完蛋。

  白月光一听到“分手”两个字,本来还算是明媚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锅底那么黑,从头到脚哪怕是一颗泪痣都透露出要把撒德巴丢下去喂丧尸的气息。

  撒德巴怂了,往何猜想身后缩了缩,何猜想无奈地摇摇头,岔开了话题:“小魏,你别站在那儿,太危险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怎么逃下去,其他的事等活下去了再说。”

  那杯枸杞茶有点凉了,何猜想也没在意,端起来喝了一口,继续说:“估算一下时间,距离我们上来大约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现在我们手头上针对丧尸的情报没有多少,我先说一下,剩余你们补充。”

  “首先,这种丧尸明显是没有思考能力的,他们对活人的攻击性应该是出于最原始的动物本能,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个丧尸源头是什么地方,或者被谁刻意制造出来的,如果是后者,那我们可以大胆推断这个丧尸的攻击性也许是被药物设定好的。”何猜想扶了一下眼镜,看看其他三个人没有要反驳的意思,就接着分析:“其次,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活人是可以被转化为丧尸的,所以我们假定被传染的原因是丧尸病毒,但至于怎么传染的,第一种方式就是咬伤,也就是血液传播,然而其他的伤口——比如抓伤——是否会传染,还是未知。”

  何猜想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等待其他人发言,白月光沉吟了一会儿后开口补充:“我提出一点,丧尸的感官和灵敏度。一个成年人用正常的速度从校门口走到四楼平均只需要五分钟的时间,而从我看到丧尸不见了到他出现在教室门口过了十分钟,可以说丧尸的灵敏度不是很高,他们会爬楼梯,但他们不会跑步。再说到感官,我认为这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丧尸为数不多的弱点,假设这里的丧尸和电影或者游戏里是差不多的,视力很差,听觉和嗅觉非常突出,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用声响或刺鼻气味转移丧尸的注意,但是这有待观察,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在天台多留一会儿比较好。”

  “那,那物资怎么,怎么办?”一直沉默的魏护士问了一句,“物资”这个词还是以前他看白月光打游戏的时候学到的,白月光总是说这个东西很重要,末日来临的时候能救人好几命,没想到这个“末日”来的这么快,就像龙卷风。

  白月光嘴角挂笑,他想起了以前和魏护士窝在宿舍里,自己“噼里啪啦”地摁着手柄,屏幕上全是角色溅出来的血,魏护士缩在他身后,软软糯糯地指着一个变成丧尸的小女孩不让杀,说她怪可怜的,可爱得白月光立刻扔下手柄,把魏护士扑在地上亲了个七荤八素。

  “不用担心这个,这里是我的地方。”白月光走到天台另一侧,那儿有一间小屋子,本来是用来堆杂物的,自从白月光占领了这里以后,这里面的杂物都被他清理出来放到一边去了,现在这个房间是用来囤粮食的。

  “嚯,小熊饼干?”撒德巴进去翻了一下堆积如山的零食,其中有好几包都是不符合白月光酷盖形象的粉色包装,比如这个草莓味的小熊饼干。

  “……那个,那个可能,是,是我的……”魏护士弱弱地开了口,脸颊又是绯红一片,白月光觉得自己有点口干舌燥。

  “砰砰砰!!”突如其来的撞门声吓得撒德巴一下子就把饼干扔了出去,四个人匆忙跑到门那儿去,锁还好好地挂着,不用担心会被撞开,但是在这个关头会撞门的只有两个物种——人类,或是丧尸,人类还好,顶多就是多一张嘴,但如果是后者……

  “开门啊!有人在吗!救我!!”

  熟悉的嗓音从门外传来,魏护士一下瞪大了眼睛:“鬼,鬼维修?!”

——————————————————————————

鬼鬼出场了诶嘿

在这里给大家道歉,我的文笔真的很不好,剧情都很生硬,也不喜欢用大纲,所以读起来会很不舒服……

这篇文我也不知道会写到什么时候,可能哪一天我就消失了呢【。

【主白魏】大学末日恋爱法则⑤

主白月光×魏护士,有一定分量的撒德巴×何猜想

——————————————————————————

  “白,白月光!那到底是,是,是什么!”

  白月光没搭理他,带着魏护士一路冲上了天台,这栋教学楼除了护理专业的两个班级,就只有汽修专业的两个班和许多锁着门的实验室,汽修专业今天出去实践,留在这里的只有护理专业,偏偏还发生了这种破事。

  天台的门是开着的,白月光一看不对头,立刻刹住了车,身后的魏护士躲闪不及,直直地撞了上去,两个肩膀狠狠碰在一起,一阵钝痛瞬间蔓延开,魏护士疼得五官都皱在一起,白月光倒像个没事人一样,盯着敞开的天台门大脑飞速运转。

  走的时候这扇门是关上的,我挂了锁。

  白月光加大了拉着魏护士的力气,贴着墙壁往天台门口挪动,几层楼下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白月光不确定是不是只有一个丧尸闯入了学校,门框周围都没有血,看来丧尸的可能性会降低。

  白月光没有放松警惕,低着头在地上找着什么,几秒后眼角银光一闪,一把插着钥匙的锁躺在地上。

  “不是丧尸,进去吧。”

  白月光绕到魏护士身后,他的手心里全是冷汗,手也是冰块一样的温度,魏护士还能感觉到微小的颤抖,白月光也在害怕,他怕遇到丧尸,他怕被丧尸咬死,但他更怕……魏护士在他的眼前出事。

  到了天台后,白月光用之前捡起来的那把锁在内侧反锁了天台见,这样起码能撑一会儿,魏护士走到天台中间,四周全是灰色的水泥地,他放眼望去,在边缘看见了两个熟悉的人影。

  “撒,撒老师!何老师!”

  撒德巴是被何猜想带到天台来的,那时候他正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钻研一道数学难题,草稿纸上密密麻麻全是艰涩难懂的定理公式,他快要解出来最终答案了,何猜想就是那时候突然闯进办公室,简洁地说了一下事情经过后两个人就来了天台,他问何猜想为什么选天台。

  “放心吧,白月光和魏护士肯定来天台。”

  于是他们就大概计算了一下时间,也不关门,两个人并列坐在边缘那儿,俯瞰着先前还一片生机,现在却死气沉沉的MG大学,有学生跑到了校门口,却被追上来的好几个丧尸扑倒在地分食掉了。

  撒德巴和何猜想的心瞬间坠入冰窟,身为大学教授,却坐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学生消逝在花季,从这个层面上来讲,他们比任何人都要罪孽深重。

  过不久后,白月光和魏护士就来了,两个人变成了四个人,魏护士坐在何猜想身边,白月光坐在撒德巴旁边,空气里都是血腥味,连吹过来的风都带着些许血液和人肉的温热。

  “我早上逃课了。”白月光突然开口,他的目光投向地平线,脚底下的土地上发生着残暴的杀戮行为,教学楼的墙壁上血迹斑斑,走廊里教室里都是被开肠破肚的尸体,那些能走动的,大多都已经成为下一个残缺不全的丧尸。

  白月光继续说:“我看到那个丧尸被保安放进来,后来保安死了,丧尸进了教学楼,就变成了这样。”

  他的声音很平淡,甚至有些冷酷,撒德巴和何猜想也像白月光那样,看着很远的地方,似乎这样做就可以把现在发生的事当做一场梦。

  魏护士也没说话,和白月光他们不同,他目光灼灼地把所有血腥恐怖的一切尽收眼底,他不敢移开眼睛,只要一移开目光,这些画面就会深深刻进他的脑子里。

  白月光收回目光,转头就看到小结巴跟魔怔了一样,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他在心里深深叹一口气,站起身走过去,一只手虚虚地覆在魏护士的眼睛上,另一只手把人捞进自己怀里。

  “别怕,”白月光凑在魏护士耳边说:“我在呢。”

【主白魏】大学末日恋爱法则④

主白月光×魏护士,有一定分量的撒德巴×何猜想。


——————————————————————————


  “这到底……?!”


  何猜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视频又实实在在放在自己面前,地面上的血泊也在校门口彰显着存在感,这一切都像是科幻电影里的丧尸来袭一样恐怖,而且这个丧尸不在原地了——何猜想一下就想明白了这可怕的真相。


  白月光煞白着脸,可能是心理作用,他甚至听到了丧尸一级一级走上楼梯的脚步声,他死死盯着拐角的楼梯口,仿佛下一秒就会出现那张血肉模糊的脸。


  “叫上老撒,我们去高一层的教室。”何猜想整理了一下表情,然而手中颤抖的水杯暴露了他的恐惧,他转身走进班级,白月光跟在他身后,何猜想清清嗓子说:“同学们,现在发生了一些意外,我们换一间教室上课,去楼上。”


  护理专业没啥别的优点,就是学生普遍比较听话,听到何猜想的话后,靠近门口的一个同学率先拿起书从前门走了出去,身影瞬间消失在拐角处——然而这是他生前留下的最后一个背影。


  “这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听到“咚”的一声闷响,紧接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下一秒一本高数课本就飞了出来,掉在教室外的走廊上,胆子大的人探头看了一眼,那是一本红色的书,湿漉漉地躺在地上,而这本书本来应该是蓝色的封面,大量的血液覆盖了整本书,包括内页,这可是能致死的出血量。


  白月光几乎是下意识冲到最后一排,魏护士还握着笔坐在位置上,一脸的不知所措,盛满星星的眼睛里此时却充斥着恐惧和疑惑,白月光回头看了一眼,何猜想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在了,应该是去办公室找撒德巴了,办公室在二班旁边,他撞到丧尸的几率会小很多。


  “跟我走。”


  魏护士任由白月光拉扯着自己离开座位走向后门,看样子是要跑路了,他转头看了一眼全都挤在前门的其他人,又看看白月光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猛地停下了脚步。


  “?!你停着干嘛!快走啊!”白月光只觉得手里一松,转头才发现魏护士停在原地,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那个丧尸还在楼梯口啃食那位可怜的学生,班里的人却都以为是恶作剧,笑嘻嘻地在讨论,白月光知道,如果这时候带不走魏护士,等丧尸进了班级引起惊慌,要走就难了。


  魏护士不知道真相,他只是单纯以为这是白月光的整人行为,气呼呼地皱着眉,张口就是对白月光一顿数落:“你,你怎么,又,又骗人呢!这样,不,不好!”


  “不是,谁骗人了!”白月光几乎是要被气笑了,他真好奇这小结巴脑袋瓜里都装了什么,居然以为他在骗人,他不想和魏护士说太多,再次抓住魏护士的手腕,把他往门外拖。


  白月光不是不清楚魏护士的倔脾气,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白月光没时间把原委说明白,结果魏护士怎么都不肯走,非要让白月光把话说明白了,白月光也要被弄得不耐烦了,这是他除了分手时,第一次对魏护士大吼:“你不要闹了行不行?!”


  “我没……”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响彻云霄的尖叫声分散了两人的注意力,白月光先一步转头,魏护士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拉扯着跑了起来,他想要回头,白月光似乎是发现了他的意图,哑着嗓子说:“不要回头看,我们救不了他们。”


  救不了?什么意思?


  魏护士没有听白月光的话,在出后门的时候回过了头——他后悔了。


  前门的拐角处有一大片血泊,里面泡着一只断手和几节肠子,魏护士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一个浑身浴血的人狠狠咬在一个同学脖子上的场景。


【主白魏】大学末日恋爱法则③

主白月光×魏护士,有一定分量的撒德巴×何猜想

————————————————————————————

  “不,来不及了……”

  白月光抿着嘴唇,他相信现在的自己表面看起来很冷静,但其实他的瞳孔都在震颤了——那个怪物的移动轨迹无法预测,如果他跑进了教学楼呢?

  这个想法逼出了白月光一后背的冷汗,他付不起这么严重的代价,他的目光又看向了最后一排的魏护士,未曾想那个小结巴也抬起了头,两个人隔着一面玻璃窗面面相觑,魏护士的眼睛亮亮的,一如那时大一的他,白月光最喜欢吻魏护士的眼睛和梨涡,但那都是曾经了。

  “白月光?”何猜想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莫名其妙的举动,语气不经意间变得严厉,一名大学教授本不用操心这么多,但是他身为一位长辈,总得开导开导晚辈才对:“如果你再不把事情原委说清楚,我会向教务处提出你扰乱课堂秩序,究竟发生了什么?”

  白月光被何猜想这么一叫才回过神来,魏护士早就把头重新低下去了,手里的笔不停地写着东西,只是没有人知道再次低下头的魏护士在本子上写的是一串乱码,其中混着好几个“白”字。

  “……大,大猪蹄子!哼!”

  魏护士偷偷瞄着走廊上的两个人,特别小声地说了一句,捏着笔在众多“白”字中的一个旁边画了一只猪,心里的气才消了一点。

  白月光一点没发觉魏护士的小动作,他现在心急如焚,脑子一时间空白一片,怎么让何猜想相信出事了是最重要的,他上下摸索着口袋,裤兜里的手机引起了他的注意——苍了天了!我怎么会忘了我录视频了!

  何猜想真心觉得白月光要不是嗑药了,要不是发烧了,做的事儿活像个精神病患者,只见他一脸不明显的欣喜拿出手机,像上供一样捧到自己面前,界面停留在一段视频,何猜想狐疑地接过手机。

  按下播放键,视频开始了,可以看出拍摄背景是在天台,视角一开始就是悬在半空中的,晃晃悠悠让人担心手机会不会掉下去,镜头里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保安,一个是那个怪物。

  视频内容让何猜想很不舒服,他的想法和最初的白月光是一样的,一个喝了不少酒的醉汉扑在保安身上,这姿势怎么看怎么令人脸红心跳。

  ”你拍这玩意儿是想传播黄色信息吗?”何猜想似笑非笑地瞅了一眼严肃的白月光,半开玩笑似地说了一句。

  可白月光一点开玩笑的心思都没有,他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那个怪物也不知道在哪儿,他赶忙催促着何猜想:“何老师你别打岔,继续看下去!”

  何猜想把注意力重新放回视频上去,这视频走向不太对头,保安怎么突然就不动了呢?

  ……等等,这地上的都是血?这出血量不对吧!

  视频很短,却让何猜想的心“扑通”一下掉入深渊,他不是没猜过那滩液体是什么,但没想到是这么严重的暴力事件,他继续看着视频,在进度条即将结束的时候,那个扑在保安身上的人抬了头。

  “!!!这是什么?!!”何猜想瞪大了眼睛,这部手机被他拿的远远的,仿佛是一枚定时炸弹,白月光凑过去一看,本就不好看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那是一张沾满鲜血的、高度腐烂的人脸。

p1是一时兴起的封面草稿【也可能就是完稿【。
p2是不知什么时候摸的一只勋外卖【他真可爱

【主白魏】大学末日恋爱法则②

主白月光×魏护士,有一定分量的撒德巴×何猜想

——————————————————————————

  白月光踩着新买的aj一路狂奔,黑色的鞋面蹭到了墙灰,白了一块,但是没时间在乎这个了,回到教室才是最重要的。

  护理专业的教室是靠着走廊的,只要学生不在走廊里,是看不到校门口发生了什么的,白月光是一班的人,一班的教室靠近楼梯口,但是白月光速度都不减地跑过了一班,直奔二班教室,透过窗户看见何猜想还在台上讲课,视线移向最后一排,全班唯一一个挺直了脊背的身影还在,白月光这才停下来喘气。

  “我要让何老师相信我。”白月光悄悄望了望校门口,保安已经是残缺不全了,身子底下是一大摊刺眼的猩红,那个“人”还在不断啃食着温热的尸体,似乎还能听到若有若无的咀嚼声。

  “嘎嘣,嘎嘣……”一声接着一声,和白月光的心跳频率重合在一起,他要尽快,在不引起恐慌的情况下,疏散同学。

  再次确认那个怪物还在校门口后,白月光深吸一口气,以绝对礼貌的姿态敲响了二班的教室门:“抱歉,何教授,请出来一下。”

  不只是何猜想,整一个二班的人都像是见了鬼似的——那个白月光啊?!那个“刚”写在脸上的白月光啊?!那个怼天怼地怼空气把“刚”写在脸上的酷盖白月光啊?!他,居然,敲了门,还,说了个,“请”字?!

  不过惊讶归惊讶,何猜想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抬手示意同学安静后,端着那杯枸杞茶跟着白月光到走廊里去了。

  “何老师,我强调一下我现在很认真,并没有和你开玩笑。”白月光的喉咙有点干涩,他吞了一口唾沫,伸出一根手指,指尖朝向校门口:“你自己看一下会更真实。”

  何猜想皱着眉,白月光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他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那边没有东西,只有一片红色的液体,里面泡着几块零碎的东西,何猜想心里没由来的一慌。

  那一滩红色不会是……?

  “……你让我看什么?”他把猜测压在心底,喝了一口热茶,重新看向白月光,语气一如往常的冷静:“那儿什么都没有。”

  那儿什么都没有。

  白月光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难看了,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实在是太血腥和沉重了,那个地方不该是空着的,如果何老师没有看到任何东西,那么也就是说明——

  ——那个东西真正进到了学校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