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R-D-I-S.

不仅是咸鱼,还是盐没抹匀的那种。

【何尔萌】完美宝贝儿(下①)

那啥,我……想说的话都在里面了……
我是真心对不起你们啊_(:з)∠)_
走链接吧…
https://m.weibo.cn/3716897103/4266379903381218
……对没错我卡meat了!!
对不起我居然卡meat了!!

是这么个事儿
我永远喜欢汉克的女乃子!!
宝藏啊宝藏!!!
所以前方高能。
为什么有这么多表情包?
没什么
lof和我不对盘
哦对了
我画画很难看而且还是草稿流
辣眼睛对不起了【360度螺旋式鞠躬道歉】

※私心汉克小辫子
※仿生人汉克
色差问题所以基本蓝色看起来都是基佬紫_(:з)∠)_
我,嗑,爆,双仿生人。

p1病毒康纳

p2草稿流忧郁老汉

黑化康纳我磕爆他【撞墙

好想看黑康×lieutenant【痴呆

_(:з)∠)_

【何尔萌】完美宝贝儿(上)

嘉何 嘉何 嘉何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王科学×何完美

有车没错 托马斯小火车

王科学正常人类设定

何完美克隆人设定

没有凶手 耶比耶比耶

以下正文

——————————————————————————————

何完美到的时候,王科学正站在甄天才的尸体旁边,手足无措。

“完美?!”

“谁都可以怀疑我,但是你不行!”

“因为你是我的!”

从王科学口中听到这些话,何完美的的大脑尝试去理解其中的逻辑关系,但除了挥之不去的“你是我的”这句话外,什么都没有。

“我不是你的。”何完美的嘴一开一合,声带震动发出音节,是很清脆的嗓音,“我是属于爸爸的,是你杀了爸爸。”

我杀了“爸爸”?

王科学撇着嘴——那个所谓的“爸爸”还不是拿你当赚钱工具?况且他才不是你的“爸爸”,我才是……

望向何完美湛蓝色的瞳仁,不带任何情感的注视,王科学默默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得了,想让他和你认亲估计得下辈子。

……但是这下辈子来的是不是有点快?

王科学呆呆地盯着白板上的证据照片,那是一份文件,明明白白写着何完美是王科学一手养成的,后来才被甄天才生生夺走,成为当下最红的模拟男友。

“爸爸……”何完美喃喃叫了一声,心脏的位置突然一阵剧烈地跳动,眼眶周围变得发烫,眼前蒙上一片水雾。

何完美知道这是哭的表现,但是他为什么要哭?

他不明白。

王科学首先反应过来,从证据上移开视线,一脸哀切地向坐在对面的何完美伸出手,语调却是与表情不符的上扬:“看吧!我就说了你是我的完美!”

几乎是出于本能,何完美也伸出手握住王科学,可怜巴巴地叫他爸爸。

Yes!

王·计划通·科学把另一只手也覆在何完美的手上,表面波澜不惊,内心普天同庆,深情款款地和“亲儿子”来了一段爱的对视。

鸥警卫夹在他们两个中间,满脸的冷漠和佛系。

我这双眼睛已经看透了太多太多.jpg

破案过程很顺利,除了一些小插曲,比如刚认完亲的何完美同搭档鬼测试协力把自己“爸爸”王科学推在床上搜身,在拍摄引发一连串莫名其妙的嚎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拍摄哲♂学以外,最终的真相还是因为鸥警卫从实验室桌上小心翼翼抓起一根断裂的电线才被破解的,电线断口还有烧焦的痕迹。

“甄天才不是被谋杀的,他是自己不小心碰到这根电线,触电身亡,纯属意外。”鸥警卫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何美男歪着头,悄咪咪拉了一下王科学的衣角:“所以爸……甄天才是自己杀了自己吗?”

这个称呼的改口听得王科学心中暗爽,手臂一揽,站在旁边的何完美整个人都被抱进了怀里,王科学低头看着他柔软的发丝,嘴里不停地称赞:“对,没错,我们完美真棒!”

站在旁边的鸥警卫目睹整个过程,饶是看得再透,也还是忍不住恶狠狠地腹诽:

……棒个什么鬼!没想到堂堂王科学居然就被一句“爸爸”收买了,呵,男人。

案子虽然是解决了,但是这公司里一行人的去留就成了问题,甄天才死了,公司无人管理,自然就成为一座空壳。

鸥警卫和乔搬运倒是没什么问题,毕竟其他公司多的是职位,可是何完美……

即使现在是2046,克隆人还是没有被大多数人接受,那些“保守派”仍然把克隆看作是有违伦理道德的存在,恨不得毁掉所有克隆出来的东西,不管有没有生命。

王科学当然不愿意让何完美生活在这种社会压力下,拍着胸脯向鸥警卫保证,自己一定会照顾好何完美,在鸥警卫点头的瞬间,瞬间牵起何完美的手冲出了实验室。

鸥警卫摇摇头,目光慈爱地望向那两个一骑绝尘的背影,颇有一副“我家的和田玉还是被人抢走了”的悲壮。

直到坐上副驾驶,扣好安全带,何完美才来得及问一直兴奋地忙来忙去的王科学:“爸爸,我们这是去哪里?”

“回家回家,我们回家!”王科学调出操控面板,输入一段编码,按下确定后,驾驶座前面一片空荡的地方隐约出现了什么东西的轮廓,何完美眨了眨眼睛,是方向盘。

虽说现在科技发达,基本上自动驾驶的车已经占了汽车总产业的70%,但是有些个怀旧的人就喜欢手握方向盘的感觉,不乐意把自己的命交给一台冷冰冰的机器。

王科学就是其中之一,工作之余就喜欢猛打方向盘飙车,练就出来的技术可谓是秋○山老司机的级别。

终于!!王科学对着方向盘摩拳擦掌,老子练了这么久的开车技术!!

松开离合器的一瞬间,王科学用力踩下油门,整辆车像是一支离弦之箭,在空荡的车道上尤其明显,银色的车漆在阳光的照射下,随着转弯漂移甩出一道亮眼的残影。

何完美由于惯性,从车出发那一刻到刹车前一秒,都是死死贴在座位靠背上的姿势,直到刺耳的轮胎摩擦底面的声音响起,何完美因为惯性往前一冲,被安全带勒得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

——以后绝对不能让王科学开车,起码自己坐车的时候不行。何完美打开车门的时候想着。

“完美宝贝,这就是我们未来的家!”王科学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拉着何完美进去这栋雪白的复合式小别墅。

何完美盯着面前那双棕色的狗狗拖鞋,内心有些抗拒,但还是乖乖的脱下自己的短靴,白嫩的双足缓缓地伸进了那团棕色的毛拖鞋里。

王科学就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整个过程,吞了口唾沫,就只是那一小段暴露在外的脚踝都能让他念想好几天。

……我上辈子应该是只禽兽吧?

王科学在心里唾弃了一把自己,然后领着何完美从大厅开始,跟个导游一样,详细介绍了房子的布局,就差告诉他冰箱里的芝士有多少片了——即使王科学的确有此意。

“旅游”的目的地是一间卧室,准确来说,是王科学的卧室,这也是王科学的一点私心。

“完美,”王科学牵着何完美的手,推开房门,“这里就是你休息的地方了。”

房间的面积不大,但是一切物品都摆放得非常井然有序,主色调是淡淡的原木色,连空气中都带着一点树木的气息,配上浅绿色条纹的床单被褥和叶子花纹的窗帘,仿佛置身于森林一般,令人不自主地放松了精神,何完美就是这样,双眼放空地站在门口。

兴致勃勃地介绍完才发现身边的人没有声响,慌乱地转过头去才发现何完美呆滞的眼神,王科学身为把何完美创造出来的人,居然一瞬间乱了手脚,他从没有见过何完美发过这么长时间的呆,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不停地叫着何完美的名字:“完美?完美你怎么了?完美?……咦?”

呼唤声停顿了一下后,转成了一个疑问语气词,这次轮到王科学愣住了,右边脸颊上柔软温热的触感还残留着,虽然只是短短一秒或者不到,但是对于王科学来说已经足以让他炸成烟花。

完美,完美刚刚,亲了自己哦?亲了我哦?!OMG?!

何完美舔舔刚亲完王科学的嘴唇,淡粉色的嘴唇被覆上一层水光,他歪着头看王科学帅气的脸从正常的人类肤色一点一点变得通红,那片红色以他亲过的那一块地方往外扩散,不一会儿就蔓延到了左侧的耳朵尖。

有趣,何完美想,爸爸这个反应有趣。

“这是表示感谢的方式。”何完美认真地对脸红如番茄的王科学解释,“鬼测试教我的。”

王科学咧开的嘴角一瞬间凝固住,微笑渐渐变得僵硬,什么叫鬼测试教你的,这种东西不亲自示范一下怎么教,所以完美的意思是鬼测试亲了他的脸?亲了?他的?脸?!

“完美,鬼测试……是怎么教你的?”

怎么教的?何完美晶莹剔透的湛蓝色眼眸突然有些心虚地错开了和王科学的眼神交流,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觉王科学不会喜欢鬼测试教自己的方法,但是不会说谎的本能驱使何完美说出了实话:“就像我刚刚那样,鬼测试就是那样教我的。”

果然。王科学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房间里本来轻松温馨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凝重,何完美就像是处在三千米的深海内,五脏六腑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他可以看到每一次呼吸带出来的气泡,何完美的头越来越低,死活不肯和一脸严肃的王科学对视,所以他错过了王科学眼底除了不开心以外的一抹狡黠。

“完美,抬起头来。”王科学放软了烟嗓,温柔地用双手捧住何完美的脸,眼睛扫过那两瓣樱花似的嘴唇,“完美,我也教你一个表达爱意的方式好不好?来,闭上眼。”

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也可能是出于对王科学的信任,何完美不疑有他,缓慢地闭上眼睛,细密的浅棕色睫毛颤抖着,让人想起了脆弱而美丽的枯叶蝶。

何完美等到的不是王科学的声音,而是嘴唇上软软的触感,带着熟悉的温度和气息,才闭上不一会儿的眼睛瞬间睁得大大的,像是充盈着海水的瞳孔出现了一丝一丝雾气状的粉色,粉色扩散开,和原本的瞳色结合形成一种魔幻的淡紫色,犹如两丛薰衣草。

王科学亲上去以后,就一直维持着嘴唇贴嘴唇的程度,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不是他不想,是因为他不会,王科学这个吻是昏了头的产物,虽然他早就觊觎自家完美宝贝儿的嘴唇很久了,但是在这个虚拟情人满天下的时代,王科学其实没有正经地谈过一次恋爱,所以也没有熟练的吻技和关于之后该做些什么的知识,像座雕塑一样捧着何完美的脸一动不动是王科学现在唯一能做的事。

何完美眨了眨眼睛,他当然不知道王科学在人与人如何深入交流这个区域是一张白纸的事,于是他试探性地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王科学的嘴唇,然后感觉到面前的人狠狠抖了一下,下一秒天旋地转过后,晕晕乎乎的何完美就被王科学压在了床上。

——————————————————————————————

车,就是下半篇

为什么我不发呢

因为我还没写完

那为什么我还没写完呢

哦,我懒【去死

放心吧在有生之年我这条咸鱼还是能写出来的

大概

食用愉快【躺下

【双北】你没有离开

有车 maybe滴滴打车

撒何 撒何 撒何

撒霸王×何侦探

ooc 文笔幼稚辣眼注意

结尾强行点题

走链接https://m.weibo.cn/3716897103/4236230965581574

【瓦成】是车(/∇\*)

走链接不解释(/∇\*)
【瓦成】没什么剧情的车https://m.weibo.cn/3716897103/4236768607600164
手机评论区见(/∇\*)

是补之前翻车的链接

因为之前简书和石墨封了……所以这次是用微博

【清河】车https://m.weibo.cn/3716897103/4236773494562502
【清河】兰博基尼https://m.weibo.cn/3716897103/4236771640948749
【清河】误会(下)https://m.weibo.cn/3716897103/4236771208144754
【DW】Rory×11thhttps://m.weibo.cn/3716897103/4236770164142140
【瓦成】没什么剧情的车https://m.weibo.cn/3716897103/4236768607600164

然鹅这一堆都是去年年初写的,文笔实在是差,所以看起来这个文会有一点不舒服……抱歉抱歉……

病态产物,(6)

  我和苏然一下顿住了动作,惊愕的看着对方。
  “……你。”我指了指苏然,又指了指秦笑天,率先开口,“为什么认识这个人?”
  回答我的是秦笑天,他说他是苏毅青的学生,也是苏然的家教。
  我盯着脚下的地板看,如果这个秦笑天和苏然他们有关系,那就不能算是无辜的人了。
  苏毅青松开搂着那个女人的手,一把将苏然和秦笑天拉离我的身边,恢复成之前那种看垃圾一样的眼神说着:“小天,离他远点,这是个杀人犯!”
  我翻着白眼,从喉咙里挤出阴阳怪气的声音:“是是是,我是个杀人犯。也总比你这种喜新厌旧的废物好的多。”
  “你——!!”
  还没等苏毅青碰到我,寒光一闪,我手中的美工刀已然将他的手掌割伤,锋利的刀尖还有点点血迹。
  看着苏毅青痛苦的捂着手,我慢悠悠的把美工刀一寸一寸收回,也不管苏然那些个人慌乱的模样,抬脚用力踹开大门。
  走之前,我决心不让苏毅青好受,轻飘飘丢下一句“祝你和那个女人能死在一起浑身上下布满蛆虫分都分不开”,然后潇洒的把门一关,神清气爽地离开这个恶心虚伪的地方。
  就在我走出小区没多久,身后突然追上来一个人,抓起我的手就开始跑。
  我被拖得一愣一愣的,直到被带进一条昏暗的小巷,我才想起反抗,猛的踩在小巷口的墙上,利用反作用力把前面那个人扯了回来,刚想一拳头招呼上去,却发现这人竟然有点眼熟。
  我眯着眼睛,摁住那人的肩膀往墙面一推,听得一声痛呼,这声音……
  “秦笑天!?”我抓着那人的帽子一翻,果然就是那个小白脸。
  他的眼镜框歪了,有些滑稽地架在高挺的鼻梁上,嘴角划开一个弧度,在我后撤一步的时候抓住我的手肘,突然用力,我反而是被带进了巷子的深处,困在他和砖墙之间。
  “你他妈干什么?!”我又一次忍不住问候了他的母亲,却不想他居然不怒反笑。
  秦笑天兴许是眼镜歪着难受了,干脆头一甩,把眼镜甩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苏逝,我好歹是你的老师,你这么讨厌我?”没了眼镜,秦笑天那双乌黑的眸子直勾勾望着我,似乎这个问题对他是非常重要的,他凑的很近。
  我不喜欢一个不熟悉的人,而且还是个男人离我这么近,加上我又想起天台上那次不愉快的场面,根本不想和他多废话,屈膝猛的撞在秦笑天柔软的腹部,趁着他因为疼痛而微微松手的一瞬间挣脱出来,并狠狠把他推倒在地。
  冷眼看着秦笑天捂着伤处蜷缩成一团的样子,我拍拍衣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像是嘲笑他一样地说:“讨厌?本来不是的。”
  然后我蹲低了身子,抓着他的衣领让他面对我,看着他布满冷汗的额头和死死咬着的嘴唇,把话语拆成一字一句:
   “但是现在,我恶心你。”
  也不管他眼里的惊愕和痛苦,我迎着光走出了那条昏暗的巷子,与其被这种莫名其妙的事烦着,还不如好好想想今天的住宿问题。

病态产物,(5)

  我站在门口,手心握住的钥匙热的发烫,心脏也在剧烈跳动。
  我诧异地捂住胸口,这种黏腻的情感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
  苏然煞白着一张脸跟在我身后,看到我呆呆的站在门口,钥匙握在手里却不去开门,以为我是因为羞愧不敢进去,于是想要替我开门。
  我回过神来,推开了苏然,也不管他变得更苍白的脸色,反正从小到大他都是被爱着的那一个,但在我这里不会给他任何一秒钟的好脸色。
  钥匙插进锁孔,只是转了一圈,轻轻的“咔哒”一声,门向内打开。
  我后退了一步,眼前熟悉的家具摆设让我有点恍惚,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时,苏毅青乘着电梯上来了,看到苏然不健康的脸色,顿时怒火中烧,狠狠扯了一把我的胳膊,但居然没扯动。
  我斜着眼看他,把裤子里的美工刀弄得“咔咔”响,慢悠悠的说:“有事?”
  在意料之中,他一下子就被激怒了,若不是有些身为一名大学教授的意识,他肯定破口大骂:“你对苏然做了什么!?”
  我用力地抽回了胳膊,苏毅青反被我拉得一个踉跄,我拍了拍衣袖:“谁对谁做了什么,你应该清楚才对。”
  “你!”
  “爸!够了!”一直被晾在一旁的苏然喊出了声,“哥什么都没做。”
  我轻哼一声,不再说话,留着他们父子二人在外面,毫不避讳地进了屋子。
  让我实在没料到的是,这房里除了苏毅青和苏然,居然还有一个女人,但不是我妈,是一个陌生人。
  她肯定是个看新闻报道的人,从她看到我后一瞬间流露出的惊恐目光就能看出来。
  “曼丽!”苏毅青把我推到一旁,紧张的搂住女人,仿佛她是个易碎的艺术品。
  苏然想来扶我,这次我没有拒绝,借着他的力重新站稳。刚才正好被推着撞到了鞋柜,苏毅青用的是死劲,我的肱骨差点就碎了。
  “哥……”苏然因为我接受了他的帮助而有些开心,他向我解释着苏毅青和这个女人间的关系,他说:“爸和妈离婚了。这位是曼丽,爸的新妻子,我们的……新妈妈。”
  ……他说什么?
  我听出了苏然话里的犹豫,但“新妈妈”这三个字反复刺激我的神经,所以妈写给我的信突然断掉就是因为这个吗?!
  我深吸一口气,问苏然,他们已经离婚多久了。
  “……”苏然抿了抿嘴唇,“一个月。”
  “一个月?”我捂住自己的脸,笑出了声,“一个月啊?”
  “才一个月你就找了一个新的女人是吗?!”我抓起手边的花瓶砸到了他们的脚边,这个突然的举动让那个女人抖了抖肩膀有些不知所措。
  “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他妈的又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和妈妈离婚去找一个新的女人啊!?”
  “我……!”苏毅青被我堵的语塞,但还是想狡辩什么,这时,门口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苏教授,我来的不是时候吗?”我转过头去,秦笑天扶着门框,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秦笑天/秦大哥!”我和苏然同时叫他。